娇媛 第111章 洗澡

小说:娇媛 作者:卫幽 更新时间:2019-08-22 09:57:10 源网站:棉花糖
  展延很快就取了银票过来。

  楚娇一边皱眉摇头,“这怎么能使得呀!我是诚心诚意来跟乌雅郡主赔礼道歉的,若是收了拓跋大元帅的银子,我这以后可怎么再和她和平相处做好朋友呢?这不好意思的呀!”

  但也就是这么一说,她的手还是十分顺地将银票接了过来。

  甚至还大大方方地当着拓跋晖和展延的面,一张张数起来,“哟,拓跋大元帅还挺懂行,这是盛昌号的银票,在京城就是他们家字号最老最可靠了!”

  数着数着,银票就全部都进了楚二小姐侍女的口袋。

  既然目的达到,楚娇也不想在这里多留。

  她笑眯眯说道,“拓跋大元帅日理万机,我这点小事就不妨碍元帅了。”

  拓跋晖目光森冷,就在楚娇要离开的那一刻,忽然叫住了她。

  他沉声问道,“你是怎么认出我的?”

  现在,他很确定,当日便是在月笙楼的惊鸿一瞥,暴露了他的身份。

  让他不得不主动向夏国皇帝和六皇子禀明身份和来意。

  虽说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,反而还有助力帮他完成要做的事,但四处都被人看着,到底还是很不爽的。

  让他不明所以的是,这是他第一次出现在大夏国。

  眼前这个娇滴滴又厚脸皮的丫头,看年纪,也不可能出现在战场上过。

  她究竟是怎么仅凭一眼就认出他来的。

  楚娇得了好处,也爽快得很,“元帅这个头,就算在锦国也算高的吧?再说,不论是年龄还是气质样貌,都和我祖父提起过的一样。对了,还有那日你两名随从的手。要认出是你,不难吧?”

  她顿了顿,“再加上与你同行的乌雅郡主如此张扬高调,别说我了,恐怕不久之后,整个京城就都知道锦国兵马大元帅驾临夏国国都了。”

  到了这种地步,也没有必要再装傻充愣扮猪吃老虎了。

  她今日来此到底是何目的,拓跋晖既然拿银子出来了,就表明他已经一切都门儿清了。

  乌雅郡主想当六皇子妃,恐怕连拓跋晖都不知道。

  她这算不算连卖了两条消息给拓跋晖?

  这五千两银子花得值,要不然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……

  果然,拓跋晖看她的目光多了几分郑重。

  他摆了摆手,“楚二小姐放心吧,乌雅郡主我会好好管束的。”

  同为锦国皇室,拓跋晖的身份也很高贵,论起来还是乌雅郡主的堂叔。

  既然她非要跟着他来到夏国,那不遵守规矩,给他惹了麻烦,他自然也是可以处置的。

  楚娇嘴角微微翘起,“我放心,我放心着呢!”

  说完,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  至于那些香粉,对于贺子农的人品,她实在是放放心心。

  果然,她偷偷往后瞄一眼,见贺子农毫不客气将刚才拎进来的东西重新拎在了手上。

  驿站门口,那些看热闹的百姓还有不少仍旧聚拢着。

  碧桃小声说道,“这可真丢人,原来是小姐搞错了。”

  碧玉也用刚好被别人听到的声音小声说,“是呀是呀,这些东西拎了一路了,还得重新拎回去。”

  说着,两个丫头便快步赶上了楚娇,“小姐,等等我们。”

  八卦群众总算搞清楚了来龙去脉,原来是楚二小姐访友不见,搞错了。

  虽然比起故事的开局,这结尾简直是……高高举起轻轻放下,但总算不是个烂尾的故事,众人的一段心事了了。

  八卦群众散了。

  贺子农小声问道,“小姐,这些东西要不咱们退回去吧?”

  五百两银子呢!

  自己用怪可惜的……

  碧桃嫌弃地瞅了一眼贺子农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是说我们小姐配不上这么贵的香粉?”

  她淬了一口,“你以为我们小姐是真抠?所以舍不得花钱?呸,小姐那是节约,要将钱花在刀刃上!”

  楚娇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她还真的打算要将这些东西退了的。

  但碧桃大话都说出去了,她若是再去退东西,岂不是在打小丫头的脸?

  这不行的!

  她想了想,说道,“都是好东西,留着送人也好。”

  万一被拓跋晖知道,她又把他送的东西退了,那岂不是没面子?

  她楚家缺钱吗?

  楚家自然是不缺钱的,她缺而已……

  大张旗鼓地来,回去就没有让人看热闹了。

  在离驿站最近的巷子里,楚娇看到了熟悉的马车和熟悉的老李头。

  她笑着领着两个丫头上了车。

  一想到贺子农今日扛着大东西走了不少路,她想了想,还是网开一面,也让他上了车。

  马车很大,坐四个人也还算宽敞。

  碧玉那边放了贺子农的长戟,他人就只好与碧桃同坐了。

  碧桃嫌弃得不得了,但是没办法,小姐发了命令,她也不能违抗,只能忍着恶心尽量往小姐那边靠。

  贺子农很受伤。

  他觉得自己长了一副风流倜傥的好面容,平日里走在大街上,也是会有年轻的少女向他扔果子的。

  可一遇到小姐的这两个侍女,就好像一切都变了。

  碧玉不说了,反正一直都是冷着个脸,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和他说。

  不,仔细想想,彷佛真的是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过!

  这个碧桃,倒是话多,但一开口就是嫌弃的话,很伤人的!

  像现在这样,跟他坐一块有这么难吗?能比和拓跋晖在一起还难?

  他身上顶多就是一点男子汉特有的汗味,人家拓跋晖身上可是深深的血腥气呢!

  贺子农正在忧伤,却听楚娇唤他。

  他连忙抬起头来,正看到楚娇笑意盈盈对着他。

  这笑容一下子拂淡了他被冷落忽略不受重视的感觉,让他觉得又重新充满了动力,“小姐,您叫我啥事?”

  有啥事您说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啊!

  楚娇笑眯眯看着他,“我觉得让你这么一个威武的大男人坐马车,好像有些委屈你了。”

  “咚”一声,贺子农彷佛还在梦中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下了马车。

  他眼看着马车越行越远,耳朵里还萦绕着小姐那轻松愉快的语调,“你身上的汗味太重了,熏得我要晕过去了……子农,你自己走回家吧!回家了记得洗澡。”

  “啊!”他想哭……

  ()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娇媛,娇媛最新章节,娇媛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